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示公告

公示公告

黄石发现100余处商周时期矿冶工业遗产

发布时间:2022-03-07  来源:黄石发布  返回

  “来,你们看,这个鬲足上有一道纵向的刻槽,就是本地区商周时期典型的陶器。”近日,北京科技大学科技史与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李延祥带着他的团队在大冶某处遗址上调查时,对一梯田断面上的文化层清刮,一些商周时期陶器残片、冶炼炉渣等遗物暴露出来,这为进一步分析研究遗存的年代和性质提供了依据。

  为了推动黄石工业遗产申遗工作顺利开展,同时也为了佐证其突出价值,2019年,经国家文物局同意,黄石市文物保护中心委托北京科技大学,依托该校设立的国家文物局金属与矿冶文化遗产重点科研基地,共同合作开展了“黄石古代工业遗产调查”项目。基地主要负责人李延祥教授带领研究团队先后三次在黄石大冶、阳新、下陆等地开展古代矿冶遗址调查,并在省考古研究院的指导下,联合黄石市及阳新县、大冶市等博物馆考古专家共同展开工作,目前已发现100余处商周时期的矿冶工业遗产,取得了田野调查上的丰硕成果。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此前该团队在阳新县白沙镇、富池镇、城北开发区、军垦农场、陶港镇等发现14处铅矿冶炼遗址,其中13处属于商周时期,填补了我国商周时期青铜生产工艺中铅来源的空白。

黄石古代矿冶工业遗产丰富,尤其1973年以来发现和发掘的铜绿山古铜矿遗址,是中国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采掘时间最长、冶炼水平最高、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铜矿遗址之一。之后的阳新大路铺遗址、大冶五里界古城址、铜绿山四方塘遗址等陆续发掘,及以往的文物普查工作为此次专题调查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李延祥教授告诉记者,根据第二次、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的提供的线索,团队先后对黄石地区古代矿冶文明和工业遗产展开系统调查。“除了上次的炼铅遗址,实际上黄石市区及所属的大冶、阳新都发现了大量商周时期的遗址。我们的主要任务是通过科学的手段进行调查取证,判断每个遗址是否有冶金的内涵,比如最主要的是否有炉渣,因为从炉渣上就能反映出当时的技术水平、金属产品的种类等等。”

  在此次发现确认的100余处矿冶工业遗产中,按照考古要求,要尽量把每个遗存年代信号找出来。从2021年12月中旬开始,团队着重在已经找到确切地层的20余个遗址中,寻找重要信息,包括炉渣、矿石、陶片、木炭等标本,通过细致清理,划分出地层的早晚顺序,将标本分门别类做好采集和记录工作,为进一步科学鉴定和检测分析奠定基础。

  为什么要做这项工作?

  李延祥教授解释说:比如以前只知道这些遗产的大概年代是商周时期,但是到底是商代的还是西周的或者是更早的年代脉络,以及遗址什么年代进行过冶金等并不明晰。“下一步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在实验室中开展分析检测,将这次发现的矿冶遗物尤其是有地层的遗物的年代、冶炼技术属性、成品特征等进行科技分析,以揭示商周时期黄石地区究竟有多少能够确认的冶金遗址和工业遗产,并分析和推断出当时冶炼技术演变的历程,还有产业格局分布的特点。”李延祥教授表示,由于标本数量比较大,加上受疫情影响,这项工作大概还需要持续一年左右的时间。“到那个时候,这批成果将进一步揭示鄂东南包括长江中游地区,古代先秦冶金业对中华文明早期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也为当时长江流域冶金技术水平在全世界范围的高超水平提供有力证据。”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除了李延祥教授团队从科学技术层面进行分析取证之外,湖北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湖北理工学院特聘教授陈树祥等专家还从考古学文化角度为调查和进一步研究提供了更强有力的支持。

  陈树祥表示,多学科联合调查与研究更具有可靠性。首先长江中游地区是著名的铜铁多金属成矿带,自然条件比较优越;其次长江文明古代硬釉陶器的烧制水平很高,尤其是烧制硬陶器的高温为金属矿石冶炼所需温度创造条件。再就是通过遗址上调查发现古人生产生活的遗迹和釆集的遗物,对认识遗址文化面貌、性质、年代,进而研究本地区古代矿冶工业文明发展提供重要资料基础。

  “比如部分遗址,我们是根据地形地貌、分布规律、科学鉴定等方式,让20多处未记录在册的冶炼遗产被发现。同时,根据矿石类别,比如铜冶炼按照氧化铜、硫化铜的种类不同,冶炼技术也有所不同,结合在遗址地层及周边发现采集的陶片、冶炼炉渣等生产生活标本,为进一步编制遗产保护、发掘,研究、利用提供更为科学的数据。”陈树祥介绍说。

据悉,通过此次调查,初步发现黄石地区在汉代之后还有大量冶铁遗址、唐宋时期炼银遗址、宋代之后冶炼熟铁、炼钢等不同工业遗址等。专家们表示,这些遗址还有待下一步深入调查、研究,揭示黄石地区在先秦之后依然是炉火兴旺的矿冶工业文明中心,使黄石古代矿冶文化的区域性轮廓、冶金类别和年代序列更加清晰,也将更好地助力黄石工业遗产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