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示公告

公示公告

刘伯英: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利用的新机遇与新任务

发布时间:2022-06-17  来源:建筑实践  返回

<<<

刘伯英

LIU Boying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

摘   要:工业遗产保护利用与工业用地更新紧密相连,过去经受过双重压力,今天在新时代,正面临着双重机遇,需要我们站在战略的高度,采用新思维,进行新实践。在城市职能提升,城市规模扩张,城市建设用地减量发展的背景下,各地在城市总体规划中纷纷减少工业用地比例,把低效工业用地作为城市更新的重点。北上广以及各个省会城市,将城市中心传统工业企业搬迁进行房地产开发,为土地财政提供了大力支持;之后,城市工业用地更新逐渐转变为建设文化创意产业园、科创园,以及公共服务配套,并成为当下工业遗产保护利用的主流。而深圳从去年开始根据城市发展的新需求,采取的新做法,为工业用地更新和工业遗产保护利用提供了新的思路。

关键词:工业遗产;新思维;新需求

上海民生码头粮仓 © 刘伯英

广州太古仓 © 刘伯英

卓瑞尔河岸天文台 © 网络图片

北部–加来海峡的采矿盆地 © 刘伯英 

弗尔克林根钢铁厂 © 刘伯英 

富冈制丝厂展示的大型纺织设备 © 刘伯英

万田煤矿遗址 © 刘伯英

美国在具有本国特色的国家公园体系中,同样注重工业遗产的保护,大量工业遗产列入国家公园、国家纪念碑、国家地标、国家历史场所、国家历史街区、国家史迹名录、国家遗产区、国家遗产廊道中 ,充分体现出工业遗产在国家历史文化传承中的作用和重视程度。

美国洛维尔市劳伦斯纺织公司 © 刘伯英 

遗产区内进行的建设开发项目范围 © 网络图片

以埃弗顿新球场为代表的的建设开发 © 网络图片 

3  城市更新行动中的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

伴随着城市更新行动的全面开展,各地出台了城市更新管理办法和实施细则;成立了以城市更新为主业的平台公司,传统房地产开发企业也纷纷向城市更新业务转移;成立了城市更新基金,发行城市更新专项债券;大量工业用地更新和工业遗产保护利用问题,进入城市更新的视野。

博物馆中展示的大型设备 © 刘伯英 

3.1  北京:低效工业用地“腾笼换鸟”,老旧厂房更新改造

2017年9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得到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批复,规划显示:大力疏解不符合城市战略定位的产业,压缩工业、仓储等用地比重,腾退低效集体产业用地,提高产业用地利用效率。到2020年城乡产业用地占城乡建设用地比重由现状27%下降到25%以内;到2035年下降到20%以内。2016年北京市城乡建设用地现状是2,945km²,工业用地795km²;2020年压减到2,860km²,工业用地715km²,工业用地减量80km²;2035年压减到2,760km²,工业用地52km²,减量163km²。

北京751D-Park © 刘伯英

建立产业园区规划使用性质正负面清单制度,疏解非首都功能,发展新产业、新业态,聚集创新资源、培育新兴产业。充分挖掘工业遗存的历史文化和时代价值,完善工业遗存改造利用政策,引导利用老旧厂房建设新型基础设施,发展现代服务业等产业业态,补充区域教育、医疗、文体等公共服务设施,建设旅游、文娱、康养等新型服务消费载体。对需要改造或有升级改造需求的产业园区,以及属于产业禁限目录、不符合安全生产和生态环境要求、闲置低效的产业园区和老旧厂房开展评估,建立台账,制定年度计划。到2025年,有序推进700处老旧厂房更新改造、低效产业园区“腾笼换鸟”。

北京首钢筒仓改造 © 刘伯英

3.2  上海:统筹调整用地结构,稳步推进城市更新

《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40)》提出城市发展的目标愿景:卓越的全球城市,令人向往的创新之城、人文之城、生态之城,城市职能进一步提升。2013年开展上海市存量工业用地调查,全市工业用地总量已达844km²,占建设用地比重约27%;从用地结构来看,工业用地在建设用地总量中占比过高。

计划将工业用地控制在500km²以内,超过300km²的现状工业用地要被减量、拆除或复垦,或转型为其他用途。出台了一系列办法,针对不同类型工业用地的转型发展进行规划引导。

上海杨树浦滨江开放空间 © 刘伯英

3.3  广州:积极开展“三旧”改造,促进城市综合发展

2019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对广州的定位提出:充分发挥国家中心城市和综合性门户城市引领作用,全面增强国际商贸中心、综合交通枢纽功能,培育提升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功能,着力建设国际大都市。

广州是开展“三旧”改造、成立城市更新局较早的城市, 配套颁布了系列城市更新办法,《广州市城市更新“十三五”规划》提出:到 2020 年,计划推进城市更新规模 85—100km²,计划实施完成城市更新规模 42—50km²。纳入“三旧”改造的城市更新用地为589.85km²(旧村319.98km²,旧厂208.58km²,旧城61.29km²,占比10.4%),其中,纳入2020年前实施规划的城市更新用地360.78km²(旧村165.33km²,旧厂167.79km²,旧城27.66km²)。

广州TIT园区 © 刘伯英

广州佛山南风古灶 © 刘伯英

3.4  深圳:城市更新和土地整备,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深圳由于快速城市化和城市建设用地规模受限,是开展城市更新较早的城市,在城市更新的发展过程中,也与北上广一样,走过了一条不断减少工业用地进行再开发的道路。但经济发展的现实,特别是像华为等头部企业的迁出,使深圳重新考虑城市更新的目的和路径。

2020年10月,《深圳市城市更新和土地整备“十四五”规划(草案)》提出:保留提升 100km²工业区,整备改造100 km²产业空间,打造“两个百平方公里级”高品质产业空间,促进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为深圳市产业发展保驾护航。持续推进国土空间提质增效,进一步加大城市更新和土地整备对城市发展空间的保障力度,使深圳在粤港澳大湾区中更好地发挥核心引擎作用。保留提升区内工业用地“十四五”期间原则上不得纳入拆除重建类城市更新单元计划和土地整备计划,鼓励运用综合整治、产业用地提容等措施提升工业区能级。规划主导功能为工业的,现状产业发展滞后、合法用地比例较低、建筑质量较差、开发强度较低、用地规模较大的集中连片区域,整体纳入整备和连片改造区范围,并由政府主导实施改造,引入全球科技创新前沿领域的高端产业,打造世界一流、产城融合、产学研一体的高端产业集聚区。由政府主导制定实施方案,开展规划研究,引入有实力的园区平台型企业进行开发建设与运营管理。

深圳IDTOWN © 刘伯英

4  总结

工业遗产保护利用与工业用地更新紧密相连,过去经受过双重压力,今天在新时代,正面临着双重机遇,需要我们站在战略的高度,采用新思维,进行新实践。在城市职能提升,城市规模扩张,城市建设用地减量发展的背景下,各地在城市总体规划中纷纷减少工业用地比例,把低效工业用地作为城市更新的重点。北上广以及各个省会城市,将城市中心传统工业企业搬迁进行房地产开发,为土地财政提供了大力支持;之后,城市工业用地更新逐渐转变为建设文化创意产业园、科创园,以及公共服务配套,并成为当下工业遗产保护利用的主流。而深圳从去年开始根据城市发展的新需求,采取的新做法,为工业用地更新和工业遗产保护利用提供了新的思路。

在保护方面,许多城市积极开展工业遗产保护、公布工业遗产保护名录,出台工业遗产保护利用管理办法,编制工业遗产保护利用专项规划,将工业遗产保护纳入了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体系之中,呈现出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并重的大好局面。

在实践方面,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不再是少数城市少数项目的“个例”,而是与城市发展战略密切结合,影响城市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环境各个方面,在全国城乡广泛开展,政府、企业、专家、百姓广泛参与的普遍现象。许多规划、建筑、景观、环保、社会等学科的专业人士投身其中,进行着深入实践。正如本期刊物登载的案例一样,丰富多彩、模式多样,为工业遗产保护利用树立了成功的样板。如何使工业遗产保护更加科学,树立中国工业化的丰碑,讲好中国为人类工业文明做出的贡献;如何使工业遗产利用更富创意,盘活存量资源,“变废为宝”,实现工业资源的可持续发展,继续为城乡发展做出新的贡献,是我们肩负的重任!

参考文献

[1] 刘伯英. 对工业遗产的困惑与再认识[J]. 建筑遗产, 2017(01): 8–17.

[2] 杜垒垒. 我国近现代工业遗产“申遗”研究的回顾与展望[C] //《中国工业建筑遗产调查、研究与保护》2020中国第11届工业建筑遗产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广州: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2021: 11–23.

[3] 刘小慧, 刘伯英. 法国北部–加莱海峡采矿盆地申遗档案研究[J]. 城市建筑,2017(01): 46–51.

[4] 刘伯英. 美国国家公园保护体系中的工业遗产保护[J]. 工业建筑,2019(07): 1–8.

除特别标注外,本文图片均由 作者本人 提供